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100章 询问
脑海中皇帝那句话不断萦绕在耳边,云楚梨愣在原地想了许久,从大脑中过滤一遍,也未寻到任何与他人相似的蛛丝马迹。
她漫步回到府中,过程中一驾马车驰骋而过,云楚梨未在意多少,继续向前走去。
马车内坐着的人掀开帘子,见清人,便摆手下马,脚步轻缓的走到云楚梨面前。
虽然众侍卫对突然停下表示奇怪无奈,但到底没敢多言几句。
毕竟,他们的主子以铁血手腕闻名,性子极冷,也向来不让手下多此一举。
云楚梨见到眼前一袭华衣的百丽夜楼一愣,“你怎么在此处?”
百丽夜楼轻勾起唇,“仅是偶然。”
云楚梨撇了撇嘴,转瞬忆起,百里夜楼即是皇子,定然知晓不少情报,“夜楼,我想问你个问题。”
见他点了点头,她继而轻声道,“你可曾见过或是听闻过,与我相似的人?”
“未曾。”百里夜楼答的毫不犹豫,他戏谑道,“这世间怎会有与你相似的人?”
“不久前我去皇宫内,皇帝对我说有人与我相像,我顿时心生好奇,却也没听说过有这一等事。”
云楚梨也不明白地摇了摇头。
她是来自现代的人,并非是真正的古人,若有人与她相似,那岂不是……
“我还有事,先走了。”
听到声音,云楚梨点了点头。
与百里夜楼分开后,云楚梨一路地沉思着回到府中。
坐在亭台内,呆愣愣的去解这个未解之谜,但怎么想也想不出,也并未曾漏过与谁的相似。
她到底,与谁相似?
“梨儿?梨儿??”云夫人缓步走来,只看亭台下的云楚梨支撑着下巴,双眸迷惘的盯着一处。
唤了几声,她才猛的回过神来,“娘,怎么了?”
“你方才在想何事啊?如此入神,娘唤了你好几声,也没应。”云夫人伸手替她将腮庞的发丝理好,柔声细语地问道。
“娘——”云楚梨拉下云夫人的手,“我问你个问题,可好?”
云夫人微微一笑着点头,“梨儿有何疑惑?”
“你可曾听闻过亦或是见过与我相似的人?”
“未曾知晓。”
闻言,云楚梨一下子叹了叹气,她执着于寻找答案,却怎么翻查询问也难以找到。
云夫人唤来女婢,将糕点放在亭台坐上,问道,“梨儿,你何以有此一问?”
于是,云楚梨详细地一一道出。
云夫人秀眉一蹙,“兴许是陛下见多识广、阅人无数,见过那样与她相似的女子。不过娘很抱歉,不知晓这一事。”
“无妨。”云楚梨微微摇了摇头。
“梨儿,方从皇宫内回来,是都饿了?娘替你准备了些你爱吃的糕点,便先吃点吧。”云夫人慈祥的笑道。
“娘,我不饿。”
“咳——”云夫人微微抿唇,“你若想知道那人是谁,去问你爹,毕竟你爹到底是个丞相,阅人比我们多些,或许你爹知晓呢。”
云楚梨听闻后一愣,便惊喜的点头,连糕点也不顾,迈步就去寻云丞相。
云丞相此时正在书房正自对自下棋,云楚梨走来时坐在了对面,“爹,我跟你来一盘?”
“好。”云丞相抬头,浅笑应道。
此时的棋盘两方势均力敌,云楚梨执着黑子,云丞相则是白子。
以目前的场面上分析,若白子再进一步攻垒,而黑子只顾防备的话,便直接不攻自破,像极了战场上不敢走错一步的将军。
“爹,你作为丞相该防则防、该刚则刚其实完全没有问题。”
顿了下,云楚梨轻笑道,“但你若是下棋只顾对方来动自己的棋子,便会被不知不觉地牵制住。”
云丞相一愣。
眼观此时的局势,云楚梨以迅猛的攻击直捣黄龙,而云丞相为护住而层层叠加防卫,云楚梨这边完全毫无顾忌,而他,则需要走一步算一步,一步错步步错。
当云楚梨再下一颗棋子,顿时之间整个局势再次倾翻。
她攻破了防备,离云丞相输,只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
云丞相点头,对于他这个女儿,这段时间他是极其满意的,如今下棋的造诣也极好,令他更为满足。
至少闲暇时,能找云楚梨来拼拼棋技。
“梨儿,你真的是成长了。”云丞相语重心长。
云楚梨微微一笑,“爹,我这次来找你,其实想问你个问题。”
原先她就像直接开口询问,又怕唐突,这才与云丞相下了一盘棋。
“什么?”听此,云丞相也不恼。
“可曾听闻过有何人与我相似?”
云丞相一皱眉,“相似的人?不曾。”
果然又是不曾听闻过。
难不成真的无人与她相似?那皇帝口中那句话又是为何?
离开云丞相的房中之后,云楚梨也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
突然一道娇声打破她的思绪,来人冷哼一声道,“云楚梨!”
被微微愣到的云楚梨抬眼,“你又有何事?整日里烦我,你不耐烦我耐烦。”
“哼!”
云楚熙高昂起头,语气之中含着嫉妒,睁的奇大的眸里也冒着妒火,“你自论只是一个废物,凭什么获得狄云郡主的头衔?论才论貌论何种,本小姐又哪里不如你?”
“却偏偏你一个废物当了狄云郡主!简直有辱我脸面!”
“云楚熙你还真是挺搞笑。”
云楚梨噗嗤一声笑出声,“你哪样的都比得过又为何这郡主不是你?难不成是我压着皇帝来赐我这样一个身份?”
云楚熙咬牙切齿,“你定然私底下做了些小动作!”
她一直对郡主之位虎视眈眈,却不曾想,半途冒出个程咬金,抢去本该属于她的殊荣。
她又怎能咽下这口气?又怎甘心败给一个废物?
云楚梨看着她愤慨不已的模样,只觉可笑至极。
“那敢问,为何皇帝要赐你一个庶女贵为狄云郡主?你以为…你是谁?”
她轻声的话一下子打破了云楚熙高傲的面孔,她的脸色难看至极。
庶女身份一直是云楚熙的痛处,她也十分在意这样子没一点脸面的庶女,但偏偏是她自己投胎的不尽人意。
云楚梨没回来的那段日子,她也以为她可以当上嫡女,但云楚梨一回来,这种光芒荣耀就被毫不留情的驳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