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68章 单独见面
云楚梨立刻打住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她突然很严肃的开口说道,
“百里夜楼,今天我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的。”
百里夜楼什么时候都是一脸正经的样子,所以听到他的话后,只是用一个眼神示意她,让她接着说下去。
“听说陛下给了你一个期限,让你查出一个人,我猜应该就是那一位高公子吧。”
“你是怎么知道的?”百里夜楼听完她的话后,有点怀疑的问道。
按理说,这件事情是非常的隐秘的,除了朝中的一些大臣知道外,其他人应该是一点都不知道的,而且云丞相也被排除在这件事情之外的,所以关于父皇给他什么期限的事情,她不应该知道的。
“我是偶尔听来的。”
云楚梨翻了翻白眼,这些人就是多疑,难不成他们以为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密不透风的墙不成,只要他们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就没有人知道。但是这样的可能性是极小的,尤其是在皇宫那种到处都是眼线的地方,就更加的不可能了。
“从何处听来的?”百里夜楼仍然是没有放过这个问题,紧追不舍的问道。
“你先不用管我是从哪里知道的,你只需要清楚我现在有办法帮你找到那个高公子。但是我需要人手。”
百里夜楼听到她的话后很惊讶的看着她,这个是连他都没有想到任何的办法去将这个传信人引出来,她有办法?如果她没有在开玩笑的话,他又要对她另眼相看了。
“我说的是真的,只需要给我几天的时间,等外公的生辰过完了,我就去准备这件事情。”云楚梨很肯定的说道。
“你有什么条件?”百里夜楼很平静的问道。
虽然他对她有一些其他的感情,但是正是因为这个,所以他也更加的了解她,知道她是一个怎样的人,不会随意占其他人便宜,但是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就帮一个人。所以他才会这样问。
但是这次是他算错了,云楚梨之所以会帮助他,是跟着自己心里的想法走的,而且她正好就想出了一个办法,她根本就没有考虑什么利益的问题。对于他刚才问的,她更是没有想过,她迷茫了一会儿,于是说道,
“我还没有想好,等我想到了,在和你说。到时候你不承认就好。”她开玩笑一样说道。
百里夜楼是一个分不清什么是玩笑的话的人,所以他立刻就很坚定的说道,
“楚梨,我百里夜楼一向都是言出必行的,今日既然答应了你,侍日后一定会帮你做到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在她前面似乎是从来都没有用过“本宫”这个称呼了。这样让云楚梨觉得两人之间的差距好像缩小了一点。
但是,百里夜楼在说完这番话后,犹豫了一番,又继续说道,
“但是如果你是要什么有违律法的时候,或者是其他不利于北燕国的事情,那我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你,但是你可以一直保留着这个承诺。”云楚梨大声的笑了起来,她笑声清脆,听起来格外的悦耳。百里夜楼这是第一次看到会在一个男子前面毫无形象大笑的女子,虽然有点不合礼法,但是却是及其的自然,比那些笑不露齿的女人,看起来顺眼了许多。
这或许也就是他为什么会对这样只身份不明的女子,产生异样的感情。他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她在笑。
云楚梨感觉到他的注视,渐渐的笑不出来,笑声渐渐的小了下去,但是脸上笑意未消。她笑着说道,
“百里夜楼,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你这么好玩呢?”说到这里,她似乎是又想要笑起来了。但是尽力的忍住了,接着说道,
“你放心,我对那些杀人放火的事情没有兴趣,我只是现在没有想好有什么条件,等我想好了,你肯定也能做得到的。”
百里夜楼虽然没有听懂她前面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知道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样笑,所以不管她是什么意思他也觉得无所谓了。而且听完她的话后,他心里的那一块大石也消失了,他不需要担心到时候会不会因为一些身份的原因,而无法达成她的要求。
“楚梨,你想到的是什么办法?”百里夜楼正了正脸色问道。但是云楚梨现在并不想告诉他,于是说道,
“等过两天你就知道了。”
她有一种很强烈的直觉,如果她跟他说了一个方法后,他肯定不会同意的。
百里夜楼见她似乎是不想说的样子,但是又胸有成竹,也就没有继续问下去了,说道,
“好,那我到时候等你的好消息。”
云楚梨只是笑了笑,她只有五分的把握,至于能不能找出那个高公子,她也是不确定的。但是她知道,这是目前唯一的方法了。她感觉她们两个人在这里已经呆了很长的时间了,于是说道,
“百里夜楼,我今天将你带来这里,要说的就是这件事情,等我需要人的时候,我再来通知你,我先走了。”说完后,就率先离开了这里。
百里夜楼在后面看着,并没有阻止她,他只是看着她离开时的背影,直到看不到了。他才走出那个园子里面。
云楚梨从那里出来后,正好就看到了迎面走过来的大夫人,她立刻叫到,
“娘。”她听到后,停下脚步。很焦急的说道,
“梨儿,你不是和林小姐一起吗?怎么在那里没有看到你?”
“娘,我都不认识她们,所以就出来走了走。”她随意的撒了一个谎。
她记得大夫人以前有说过,她不想要她和皇家都什么纠葛,如果她知道自己刚才是和百里夜楼单独呆在一起,肯定又会胡乱的猜测,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还是不要让她知道更好。
大夫人没有怀疑她的话,因为她知道她的女儿对于那里的一群女孩,确实是一个都不认识的,所以出去走走也是情有可原的,她就没有继续揪着这个事情一直问下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