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67章 听墙角
云楚梨很无语的看着她,想了许久,她才说道,
“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哥,我为什么会担这个责任,我不想和你说这个问题了,前面就是了,有很多个小姐都在那里,在那里肯定会有你认识的人,你自己过去吧。”
说完后,她就打算走了,根本就没有要过去的意思,与其和她们在一起八卦,她还不如回去和那一群小孩子玩。但是,她的脚还没有动的时候,前面有一个人看到了她,立刻就叫到,
“云小姐,你也来了,正好这里有好几个小姐对你比较好奇,不如就趁着这个机会,让她们好好的认识你。”说话的正是之前就在宴会上奚落过云楚梨的秦沁,那一次被她打击的很惨,估计今天又要故技重施了。
她本来是不想理她的,但是看到那里好多人的目光已经被她的话给吸引过来了,所以就算她想走也走不了了。只能很无奈的说道,
“秦沁,我知道你的把戏,不过我没有兴趣和你玩,有哪些要认识我的人,现在也看到了,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不打扰各位了。”
说完后,她就往回走,一点都不想去看那一群女人。
“云小姐,你这是看不起我们吗?这么不想和我们这些姐妹一起吗?”
说话的是一个陌生的声音,云楚梨从来都没有这么想骂人过,她们现在就是要缠着她不成,既然这样的话,她也不必客气了,于是很高傲的说道,
“你们说的对,你们有哪一点能让我看得起的,我云楚梨是相府嫡女,母亲是大将军的女儿,和三皇子是朋友,琴棋书画也不比你们差,你们说我为什么要看的起你们?”
她本来是不想说百里夜楼,但是为了达到那个她想要的震慑作用,所以顺势就将他也说出来了。
果然那个说话的人听到她的话后,脸色都变了,估计是从来都没有人会这么直白的说看不起哪个人,就算是讨厌哪一个,肯定也不会说出来,只会在心里默默的想着。所以,在她说完后,所有人都沉默,似乎还没有想到说什么。
云楚梨很满意的一笑,就是要这样的效果,趁着她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立刻离开了那个地方。一个人走到一个人比较少的地方,打算透透气。
“你们有听过最近的大发生的一件事情吗?”她突然听到似乎是在前面有一个问另外一个人。
“什么事?”另外一个人很好奇的问道。
“就是关于三皇子啊,不知道他最近犯了什么事情,被陛下斥责了一番。”云楚梨听到是百里夜楼后,不自觉的就把自己藏了起来,准备听听是什么事情。
那两个人也正好就停在了她前面,因为她躲在假山后面,所以就没有发现她的身影。他们接着说道,
“听说是要三皇子查一件什么事情,但是一直都没有查到,然后陛下好像给了他一个日期,说是如果在查不出来的话,恐怕是要严惩了。”
云楚梨听到这里的时候,立刻就明白是因为什么事情。那个人的其中一个叹息了一声,然后就走了。等他们走了后,她才从假山后面出来,她现在很纠结,不知道该不该帮他的。
她在那里想了一会儿,她像是作了一个决定,然后就往前面走去。
她记得当时他们在讨论那个名单的时候,也给众皇子发过请帖,如果没有其他的意外的话,百里夜楼今天也会来。所以她抱着尝试的心情,跑去前面想去找她。
她在那里看了一圈后,没有发现百里夜楼的影子,倒是看到了他的侍卫容道。想着他的侍卫都在这里,那么他肯定也会在李府的,所以她悄声无息的走到容道身边说道,
“容道,你的主子在哪里?”他本来是想直接就拒绝的,因为他以为又是哪一个花痴的女人在打听主子的消息,但是听到这个声音,似乎是有点熟悉,他转过身的时候,正好就看到了云楚梨。于是很惊讶的说道,
“云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来找主子?”
云楚梨立刻点了点头,容道看到后,立刻就去转告了在与其他几位大臣在说话的百里夜楼,当他听完后,看到了远处的云楚梨,眼睛里似乎是有欣喜。他立刻就抛下了那几位大臣,往她这里走过来。
云楚梨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被其他人看到两人单独见面,于是率先的往刚才那个地方走去。她怕引起其他人不必要的猜测,还往更深处走了走。
百里夜楼知道她的意思,所以也没有赶上她的步伐,两个人就隔着一段不远也不近的距离,看起来就像是两人都是不经意的走在那里。
等到了一个云楚梨觉得肯定是没有人来的地方,她才停下脚步,没有在往前走了。然后就在那里等着在后面赶上来的百里夜楼。
她尽量的抛开之前发生过的事情,然后说道,
“百里夜楼,你就这样抛下其他的大臣,不怕有重要的事情吗?”她语气轻松,就是在调侃,因为怕尴尬,自己还笑了几声。
但是百里夜楼并没有理解她这个幽默,而是将这个当成是一句很正经的话,于是他很严肃的说道,
“这里不是在朝堂上,刚才和他们也只是闲聊,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云楚梨听到后,很惊讶的问道,
“你还会和其他人闲聊?”
在她的印象里,他每天都是一个冰山脸,怎么可能会有人来和他闲聊啊。
百里夜楼听到她的话后,在自己心里默默的想着,她以前不是一直都在和他闲聊吗?她们除了那次去百花楼找人外,似乎就没有什么其他的要紧的事了吧。所以每次不是闲聊吗?但是云楚梨怎么会知道他的心理活动呢?她现在就是非常的惊讶,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现在也和她认为很难接近的人闲聊啊。
等过了一会儿,她才想起来,她将人带到这里来是有要紧的事情要说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