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3章 保不准是个骗子
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出现,云楚梨侧目,看到一个锦服少女踩着门框进来,脸上的傲慢不加掩饰,更多的是对云楚梨的敌意。
一进门云楚熙就大呼小叫的,看着云楚梨被众人拥簇的样子,恨不得立刻把她赶出去。
云楚梨穿好衣服,一步一步的来到她眼前,“野鸡你说谁?”
云楚熙两只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野鸡我说你呢!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云家的大门是你随便进的?”
“啪!”话没说完,忽然被一个响亮的巴掌给打断了去,云楚熙捂着红肿的脸,满脸都是不可思议,“野蛮!你竟敢打我!你们几个,给我教训她!”
云楚熙虽然是庶出,但大夫人从小把她当做亲女儿一样对待,她吃穿用度都是嫡女的待遇,何时受过这种气,当时叫几个丫鬟对云楚梨动起手来。
云楚梨侧头一闪,躲过一个丫鬟的巴掌,随即快到看不清的抡圆了胳膊,顿时房间里清脆的巴掌声响起一片,每个人都被云楚梨狠狠地抽了一嘴巴:“你非说自己是野鸡,我还真是服了哦。”
“一群废物!”云楚熙气极,撩起胳膊上来准备打云楚梨,可她刚扬起手,门口乍然响起一声暴喝,“住手!”
云楚熙愣愣的看着大夫人,手掌没力气的耷拉下来。
大夫人一步跨进来,上上下下的检查云楚梨有没有受伤,随即大大的舒了一口气,“楚熙,你怎么能对姐姐这么无礼!她可是你的亲姐姐,你们两个要好好相处!”
“谁跟她好好相处,母亲,你真以为随便找个人就是你的女儿了,保不准是个骗子呢!”
大夫人胸口一阵起伏,云楚梨却连忙拉住她,“娘,我们十年没见,楚熙对我有偏见也是正常的,让我们再多接触接触。”
大夫人便一脸柔情的,安慰似的拍拍她的手,“难得你这么懂事,楚熙就是让你爹爹惯坏了。你别怪她。”
云楚梨神色一动,不经意的用手捂着脸,细若蚊声的嗯了一声。大夫人立马变了脸色,飞快的看了云楚熙一眼,什么也没有说。
云楚熙在云家的第一晚,心里难免起伏难定。想不到自己来到这个世上,竟然还能有母亲的关怀,还有云家这么大的靠山。
如此想着,不一会便沉沉睡去。第二天被丫鬟采蔗唤起,云楚梨这才知道,大夫人为了庆祝找到她这个女儿,特意设了大宴,据说宫里内外的好友都会来参加。
云楚梨虽然心虚,可这宴会却是必须去的,于是让采蔗给自己打扮妥当了,带着往宴会的前厅去。
前厅已经聚集了好些贵人,皆是身着华服,一看便知非富即贵。云楚梨在心中暗自给自己打气,却看到人群里有一抹熟悉的身影。
“他竟然也会来,难道和云家关系这么好么?”
不远处百里夜楼一人站在花园一侧,除了身边的侍卫以外,方圆十丈竟然无人走动。就连丫鬟过去也都是一溜小跑,甚至成为云家后花园的一道风景线。
可纵然大家害怕和冷面杀手接触,仍然有不少人暗自切切,“那个就是三殿下啊,好帅啊!”“是啊,听说殿下快选妃了,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啊啊哈哈!”
云楚梨清楚的听见有人在犯花痴,当下两眼一翻,刚准备转身离开,却听见有人在说,“那个就是云家大小姐么?看着真是美啊!这气质,这身段”
云楚梨还没来得及高兴,却听见有人说,“什么啊,听说是花庭舫的花魁呢!不知道身子多脏,这种人没准是巴结丞相府的呢,仗着有几分颜色,不知会勾搭上谁。”
云楚梨一听,顿时七窍生烟。先不说这消息是谁传出来的,可这么明目张胆的议论人也不太好吧?当下一步拦住走过去的那两个女子,一脸阴沉的道:“你们这么说人坏话,各位的爹爹都知道么?”
被拦住的乃是尚书府的三小姐,和刺史府的二小姐。被云楚梨当场戳穿,不由面色都是一红。还是刚才说话的那个,挺着腰板哼了一声,“我就说了怎么着,你就是个青楼女子,装什么大家闺秀!”
周围顿时响起一片惊诧,嘲笑,看热闹的笑声,云楚梨感觉自己身上都能烧出洞来,当下手掌一扬,啪的一声掴在那三小姐的脸上。
场上寂静了一瞬间,接着听见一道清丽的声音,“我虽然被青楼所掳,可我身清体直,并没有做任何有辱云家的事。更何况,我是云家血脉里的嫡女。岂容你个庶女在这里大放厥词!”
云楚梨的声音落地有声,直叫众人都闭了口,那三小姐眼眶热热,几乎要泪洒当场,却愣是被云楚梨的气势所压倒。场上的人逐渐被这边吸引,有些人改变了对云楚梨一开始的看法,都纷纷赞叹起她的气魄来。
百里夜楼忽而看到那边的女子,眼神微微一跳。
侍卫容道低声讯问,“殿下,云小姐似乎有麻烦了。”
百里夜楼捏着一朵娇艳的海棠花,半天才扯下来一瓣花瓣,“她?谁敢欺负?”
被打了脸的三小姐,恨不得把云楚梨那张美丽的脸抓花,就在这时,突然人群里走出来个娇丽的身影,“沁儿,你这脸是怎么了?”
云楚熙一出面,场上的人目光瞬间转移。温婉善良,娴熟沉静,这才是丞相府小姐该有的样子啊。
秦沁捂着脸,哭着跑到云楚熙的身边告状,“还不是这个野蛮女,竟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我!”
云楚熙和云楚梨的目光对上,都在对方眼里看出了一丝战意。
“你辱我在先,辱云家在后。我作为云家嫡女,自当为云家板正名声,我做错了么?”
云楚梨的样貌可以说碾压了精心打扮的云楚熙,以至于她就算动手打人了,依然有人站在她这边。
“是啊,是那位小姐先辱骂云小姐的!”
秦沁的脸色变得铁青,暗暗地拉动云楚熙的衣袖。
这动作被云楚梨看在眼里,自信的挑起笑容,“你方才对我妹妹说我是,野蛮女?那敢问妹妹,你可否赞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