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90章 你叫什么名字
几乎不用确认了,顾梦怡知道丛容是萧子言派来的,前世炎帝安排在她身边的人都是千挑万选的,萧子言也是这样,选的人那么优秀。
“时间还早,我坐一会吧。”顾梦怡内心过意不去,蓝泽是为了她才受伤的。
丛容便不再劝了,一身军姿的立在旁边。
蓝泽和顾梦怡有很多话要说,这下身边站着一个那么大度数的灯泡,他反倒拘束起来。
若是那种小妹妹,他肯定就使唤出去了。
眼前这个女子气场大的像个女将军,站如松走路带风,若非雇主,其他人的话肯定不听。
“蓝先生,有事请吩咐我。”丛容的使命就是保护好夫人,自然那些跑腿打杂的事都不能让夫人去做。
“嗯。”蓝泽应了一声,见顾梦怡坐在窗边的椅子上,两人的距离拉得太远。
顾梦怡一直在自责中,芳玲玲的事情和泼硫酸的疯癫男人,夏东泽的照片,这些事情是提前预谋好就等他下套吗?
想得太多,她脑瓜疼,扶额手肘支撑在椅子的扶手处,“你叫什么名字。”
“丛容,丛林的丛,容易的容。”丛容立正回答,就像以前面对长官一样。
“好的丛容,这件事情你和先生汇报了吗?”顾梦怡已经焦头烂额,不想这时候萧子言又回来质问她。
出了事以后她和丛容一直在一起,想她应该没时间给萧子言通风报信。
丛容如实回答,“还没有,夫人。”
“那先别汇报了,等他回来,我会和他说的。”顾梦怡想要占据主动权,不能让萧子言回头又把她圈在家里禁止外界活动。
“好的,夫人。”丛容记得先生说,要时刻保护夫人,如果被发现,就站在明处,为夫人是命。
顾梦怡起身,决定不能再坐以待毙,她要查清楚对自己不利的来源,“蓝哥,我先回去了,晚点再来看你,丛容,你留下来照顾一下蓝先生。”
“是,夫人。”丛容点了下头。
“嗯,路上小心点。”蓝泽想目送一下顾梦怡,抬头扯到背上的伤口,疼的他眉心蹙在了一起。
顾梦怡刚出病房门就看见宋一川着急忙慌的向这边走,这么大的报道出来,宋一川也坐不住了。
手上再多的新人也比不上顾梦怡重要。
“过来。”顾梦怡抓住宋一川的领口,将她带到空无一人的安全消防道。
“姑奶奶,我知道你生气,可这事跟我没一点点关系呀。”宋一川一脸委屈。
顾梦怡松开他的领口,秀眉皱在一起,如星光的眸子迸发出戾气,“方玲玲是你的人吗?”
“她是我远方侄女,知道我在做经纪人就来投奔我,虽然挂着亲戚的关系,我和她也是刚接触。”宋一川怎么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她现在在哪里?”顾梦怡打方玲玲电话关机,怎么都像畏罪潜逃。
宋一川急忙掏出手机拨了方玲玲电话,听见里面的人工提示,他更百口莫辩,“关机了。”
“助理不用找了,我已经有人选了,你回去吧。”顾梦怡相信宋一川也不会知道内幕,看到蓝泽拿出来的照片有夏东泽,她基本就猜到了。
眼下舆论满天飞,公司公关都压不住,医院门口一堆的记者,顾梦怡出去都有困难。
她现在最担心的是小包子,万一被看到这样的报道,会不会对她这个妈咪很失望……
“夫人,我刚才打电话叫了别墅的保镖过来,等他们进来你就可以回家了。”丛容也是刚刚想到外面围了太多记者,夫人出去必然会受到阻拦。
“嗯。”顾梦怡越来越喜欢萧子言给她选的这个女保镖了。
果然,几分钟以后,十来个黑衣彪形大汉走进来,恭恭敬敬地对丛容和顾梦怡点了点头。
“老大,怎么安排?”为首的保镖问。
“保护好夫人,送夫人回家。”
“夫人请。”丛容说罢,为首的保镖立刻向顾梦怡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有了保镖的保护,在拥挤的门口,顾梦怡很快被送到车上,一路行驶到别墅。
小包子已经放学到家正在做作业。
这些影响很大的娱乐圈报道可能是成年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小朋友却不甚关心。
而且萧子言早就把小包子上学日的网络给禁止了,手机上的作业也是固定网络,更像不了其他应用。
“妈咪。”小包子从作业堆里抬起头,小嫩包的脸蛋笑出深深的酒窝,“今天回来的早哦,没和孟姐一起去玩?”
“她很忙的,忙着做实验,忙着带学生。”顾梦怡一直恨羡慕孟茹茹的工作,做老师应该是最体面的职业之一,何况人家还是年轻的教授。
小包子非常期待周末和孟茹茹的学习,不过他可不是有了厉害的师傅就忘记妈咪的人,“妈咪也很厉害,演戏很棒,要不是爹地说不可以和别人透露你是我妈咪,我早就骄傲的告诉同学们他们了。”
“还是低调点,听你爹地的话。”顾梦怡舒了口气,萧子言总是想得周到。
别墅区的安静舒适让她暂时舒缓了心情。
张导打电话说剧组暂停她和蓝泽戏份的拍摄,顾梦怡是暂避风头,蓝泽是要养伤等恢复了再去补拍。
顾梦怡睡觉前给蓝泽打了电话,感激的话说出来又显得多余,只好问:“很疼吧。”
“好多了。”医生说伤口恢复要一个月才能不会扯到皮肉发疼,蓝泽只想宽慰顾梦怡,“我没事了,现在外面都是各种传言,你在家就不要出来看我了。”
“谢谢你。”自己受了伤还在关她,顾梦怡说不感动是假得。
和蓝泽的电话刚挂掉,萧子言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顾梦怡,你真的太棒了。”萧子言想不到其他的形容词,一口揶揄之气。
听他的语气,顾梦怡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她怯生生问:“你都知道啦?”
“废话,你以为国外没有网络?”萧子言没好气的说,他是打了丛容的电话确认之后才过来兴师问罪的,“丛容给你收买了就算了,你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
“我没想瞒着你,我是怕你在国外操心国内的事情已经够烦的了,这件事情我自己处理。”顾梦怡说胡啊没有底气。
“你处理什么?”萧子言就算再相信顾梦怡,可全国人民和国外但凡知道他和顾梦怡的人都认定了他头上有顶花色帽子。
这口气怎么咽下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