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78章 怀孕
王子轩连忙给伟豪打了一个电话,让伟豪尽快的带着家庭医生来到城堡。
没过一会儿,医生和伟豪便急急忙忙的从外面跑到了沈璇所在的马桶上面。
此时此刻的沈璇已经有一些虚脱了,她吃的东西本就不多,在加上刚刚一直吐。
“你快给他看看!”王子轩一看医生来了,便吼着让医生给沈璇看一看。
着一吼,可把医生下了一跳,医生连忙的说道,“好……我……我看。”
医生伸出哆哆嗦嗦的手,对着沈璇说道,“夫人,请你把手给我,我给你把把脉。”
沈璇虚弱的把手给了医生,过了五分钟,医生突然激动了起来。
眼神中都充满了激动的神色,“恭喜少爷,贺喜少爷。”
王子轩一听,马上狭长的眼眸中就染上了一层愠怒。
“恭喜什么!你没看到她吐成这样子了吗!”
医生听了王子轩的话连忙摆手,眼神中充满了纠结,不过一会儿又变成了开心,伟豪在一旁看着都有一些懵。
最后医生说道,“夫人她!怀孕了。”
“什么?”王子轩和沈璇都愣住了。
“夫人已经怀了两个月的身孕了。”
王子轩愣住了,沈璇也愣住了,他们两个在一起已经三个月了。
王子轩张了张嘴,不说话,内心只想狠狠抽自己好几个大耳刮子,自己怎么可以忽略成这个样子,怪不得最近沈璇都吃不下东西,几乎是吃什么吐什么。
这种事情不管是换了谁,心里都会震惊,也会责怪自己,但是这个也不怪王子轩,毕竟他也没有怀过孕。
也很少有人会接近他,当然除了一些不怕死的。
基本上只要跟他稍微熟络一点的人,就会知道,这个冷酷的男人,不仅残暴无情,还各种毒蛇腹黑。
而也或许就是因为跟他练手的人很少,于是就演变成了一张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唠子,也因此,沈璇对着王子轩也总是无言以对。
沈璇的有些话也因为王子轩的这样,变得不想在和他说。
两人已经成了习惯,沈璇虽然也知道是因为王子轩最笨,但是还是拉住了王子轩的手。
惊喜的抬头看着王子轩,“子轩,我们有孩子了。”
王子轩也激动的抓着沈璇的手,“是啊,我们有孩子了。”
不过即便如此,王子轩还是不能原谅自己犯下的过错。
或者是对他付出的感情太多了,反而不愿意他犯错,想让他称为自己喜欢的模样,然后一直保持下去。
直到眼睛失去视觉,耳朵失去听觉,舌苔失去味觉,再也不能感受到他的存在之后,这才会心甘情愿的放掉他让他进行解脱。
可是这样的感情又哪里算得上是爱呢?怎么能算呢?
它只能算得上是占有,只能够算得上的怕失去的绑架,而深陷其中的人永远都不会在那一刻明白,原来,那样的冲动与感情,并不是深爱一个人,而是占有,绑架。
沈璇自然是喜欢王子轩的,只是她的喜欢太小心翼翼与斤斤计较,以至于想要将他完完全全占有,自私的占有。
而王子轩始终对她的话言听计从,于是这反而导致了一种将占有透明化的催化剂,让沈璇在面对爱情上面,显得不是那么的斤斤计较。
不过喜欢一个人也的确是这样,怕他不依着自己,然后对自己也就渐渐不上心,怕他离自己太远,然后又轻而易举的在这场爱里面全身而退。
其实说到底,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会害怕,在这么纯洁的爱情上面,与之对等的却是害怕与猜忌。
可换一个角度来说,幸好有这些许许多多的害怕,虽然说这些东西会时不时给人麻烦和烦恼,但是也不得不说它也算是一种爱情的见证。
没有这一样东西,再纯粹的柏拉图式恋爱,也只不过是一个人深情,另一个人在克制各种深情。
王子轩早已经没了跟沈璇生气的心,他喜欢这个姑娘,所以他不愿跟她争吵。
更何况现在她的身子还那么嘘,自己当然要好好照顾她。
因为较真的话,沈璇是赢不了自己的,而赢不了这个怯弱的姑娘又会哭,所以他又何必做那费力不讨好的麻烦事情呢?
王子轩认输,他二话不说的缴械投降,对着沈璇悲戚戚的说道,“璇儿,我错了,我没有照顾好你,让你……白白的受了这么多的委屈。”
沈璇听了,觉得好笑,又觉得有一些疑惑,她疑惑的看着王子轩,说道,“你错哪儿了,我怎么不知道你错在哪儿了?”
王子轩一听,他心里清楚得很,知道沈璇没有怪自己,顿时贼贼的抱住沈璇,“没有尽早的发现你怀孕是我的过错。”
如果说这辈子最不可预算的东西,那就一定喜欢你,早知如此喜欢你,我就该在你出生的时候就跟你打招呼,然后告诉你,好巧啊小家伙,我是你未来老公呢。
当然,事情没有进行到那一步,是永远不可能知道自己到底会遇见谁,到底会喜欢谁,又到底会愿意跟那一位人恩爱到白头。
早知道我会像今日这样死心塌地的喜欢你,王子轩勾了勾唇,想到了最近很火的一句台词:那我一定对你一见钟情。
“沈璇。”王子轩抱住沈璇,郑重而又深情的说道,“我们结婚吧,我想你做我真真切切的妻子。”
沈璇愣了愣,靠在他胸口的眼眶红红的,不得不承认,关于求婚的这句话,被心爱的人提出来,是每个女人都无法抗拒的。
“你是看到而已受刺激了吧。”
沈璇控制自己的情绪,对着王子轩淡淡的说道,“你的家人我都还没有见过呢,更何况还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同意我们,这种事情暂时还是别提了。”
王子轩心里也不舒服,一想到王家那乱如麻的事情他就觉得偷偷和烦躁,尤其是家里的那个老不死的,总能在他心情大好的时候大煞风景。
虽然说用老不死的形容自己的父亲是很忤逆的一件事情,但是王子轩丝毫不觉得这句话这句思想有什么问题,他也从来都不掩饰自己内心对自己的父亲的厌烦与恶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