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82章 大血拼
诸葛瑾奉命劝和,刘蜀黍一开始拒而不见。黄权劝其召见,理由有二:首先,如果诸葛瑾说的事儿可以接受,那岂不是更好?其次,如果双方谈不拢,也可以借诸葛瑾传话给孙权,让其知道自己罪在何处。黄权的这个建议十分老辣,他是很善于打“舆论战”的。诸葛瑾同志见到刘蜀黍后就说了:当年关公守荆州时,吴侯本想与其结亲,关公不允;曹贼撺掇吴侯偷袭荆州,吴侯一直不肯,然而部下吕蒙擅自做主闯下大祸。现在吕蒙挂了,冤仇已息;吴侯准备放归孙夫人、归还荆州、缚还降将,以此来两家合好,共伐曹魏。在这里诸葛瑾偷换了一个概念:那就是偷袭荆州从头到尾吴侯孙权都参与进去了,把“屎盆子”光扣在吕蒙这么一个死鬼头上是很不公允的!诸葛瑾很是狡猾,他知道刘蜀黍就是天大的能耐也不能拿一个死鬼怎么样,所以才如此这番。但诸葛瑾的这番话释放了三个非常大的善意,那就是:一、送还孙夫人。“送还孙夫人”表明吴侯孙权恢复承认刘蜀黍这位妹夫的的身份,蜀汉和东吴恢复先前妹夫与大舅哥的亲戚关系;“归还荆州”等于送还和益州差不多大的一大片领土,刘蜀黍的国土差不多一下增长100%;“缚还降将”是彻底向刘蜀黍低头,让刘蜀黍报仇雪恨。可以说东吴的这三项让步都是非常大的,尤其是第二项。
换作别人早就笑纳了——求之不得啊,不战而得着三项大“实惠”,何乐而不为?然而刘蜀黍却愤怒地一口回绝,说出了“杀吾弟之仇,不共戴天!欲朕罢兵,除死方休”这样的狠话,而且扬言要做掉孙权。看来其确实被一时的悲痛冲昏了头脑!
冲动是魔鬼,一点也不假!
而这边张昭就开始进谗了;他说诸葛瑾这次肯定一去不复返,他见蜀军势大,肯定借此机会叛逃了。张昭这人从孙策时代起就是东吴的二把手,智商极高,然而奇怪的是在两个关键问题上都犯下错误:首先是当年立主降曹。其次是这次对诸葛瑾判断失误。相反吴侯孙权对部下看得极准,事实也证明了他这一点。
这下就难办了:西蜀不肯让步,那就只有和曹魏结盟,否则腹部受敌那就彻底完蛋了!孙权也是能屈能伸之人,他赶忙向曹丕称臣,接受了曹丕的封爵:吴王。
然而曹丕也是“老油条”,他并没给予东吴以实质性的援助;他是想看二虎相争,坐收渔翁之利。所以说吴王的这一招并没多少实际效果,顶多只是求得了些心理安慰。这边西蜀大军眼看着杀了过来。西蜀大军实际上是“西蜀联军”,除了刘蜀黍率领的主力外还有“外籍军团” 蛮王沙摩柯的数万番兵和洞溪汉将杜路、刘宁的两支“雇佣军”,情况还是蛮复杂的。这也是最后刘蜀黍惨败的一条重要原因。
关平、张苞出阵迎战孙桓,俘虏了孙桓的稗将谭雄。两人并未奏报就将谭雄斩杀了;其实谭雄也不过在张苞与李异单挑时放了一冷箭,把张苞的坐骑射死了。为此睚眦而擅杀敌军裨将,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刘蜀黍的部队没有很好地执行“俘虏政策”,或者干脆说就没有很好的“俘虏政策”!
好的“俘虏政策”会起到瓦解敌军的作用;而滥杀俘虏则无疑会增强敌军的斗志。从这点来看,无论是张苞、关兴还是刘蜀黍,他们都是很不聪明的。
随后,蜀将张南、冯习、吴班三人聚在一起商议,准备偷袭。三人定下策略,一面夜晚劫营,一面围点打援;为了确保围点打援成功,三人还巧施诈降计,派人去提供假情报。由此可见这三员蜀将不仅有勇,而且有谋!
朱然对于“诈降”倒是深信不疑;惟有部将崔禹,他提议不如自己带一小半兵马前去救援,这样就算折本也不至于全军覆没。看来崔禹这人还是比较有谋略的;可惜此人天生就是干参谋的,实战经验差,在面临关兴、张苞两支伏兵的左右夹击时一触即溃,自己也被生擒。
这次关兴和张苞没杀崔禹,而是把其解送到刘蜀黍那里等候发落。为啥呢?P民我估计这是因为前者谭雄偷袭了张苞兼射杀了张苞的战马,所以两人认其为仇人(两人是结拜兄弟);而崔禹只是单纯的战俘。而刘蜀黍更“浑”,他不假思索地下令斩杀了崔禹,以往的仁义形象瞬间坍塌。
刘蜀黍一时口误,激怒了老将黄忠;其带领着五、六位部下,直接找东吴战将单挑去了。由于是不辞而别,别人都以为其是叛逃,唯有刘蜀黍坚信不疑。看来不管是吴王孙权还是蜀帝刘邦,识人的本事都是很不错的!
刘蜀黍给足了老黄忠面子:他不派人唤黄忠回,而是暗自里让关兴、张苞二将前去接应,而且“略有微功,便可令回”。刘蜀黍不愧是三国时期的公关专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